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科學的……青春

二年級下學期以來,準備生物競賽一事不僅多次打斷我的計畫,在其他層面上也產生了大大小小影響。

首當其衝的正是課業,雖然只是校內初賽,我仍然用每天晚上的所有時間來讀生物,此舉的結果就是成績一落千丈。尤其是我的英文,新竹高中近代史上最低分——10分。一時震驚了全家和同學們,其實是因為我上課都在看生物,段考英文根本不會寫,連猜都不想猜就任它去了。(曾一廂情願地想著,得諾貝爾獎以後,把這慘不忍睹的成績單展出來真的好嗎?)

可是努力沒有白費,校內初賽輕鬆通過。其實是學校出的題目繁瑣,概念真正通的高手不幸落馬,讓我這沒事默背呼吸光合作用總反應過程的人有機會。

這時候我的目標應該是要繼續衝學科能力競賽,可惜啊!我連比賽日期和之後規劃都不知道,每天只念少數生物,雖心中有種想要衝衝看的渴望,然而期末考將近,經歷過一星期的狂歡之後,學科能力競賽被我拋在一邊,全心全意準備期末考。兩星期準備達到生涯高峰,全校第四,ㄏㄏ,之後就沒有再前「兩」百名過了。

會有這樣的打算,和導師的勸告有關吧!

因為我曾經和同學講說生物競賽失敗大不了重考,結果老師就找我來講話,那時想要快快結束話題省麻煩,就說我是開玩笑的。結果我竟然真把學科能力競賽的準備當玩笑,一直沒有再念生物,直到暑期輔導第五天……

七月份我已經花了大量時間排定讀書計畫,沒日沒夜的讀書,就是為了在學測或指考考好。誰料到,這時候卻收到選手培訓通知,我幾乎都忘記有學科能力競賽這件事情了。

眼前有兩條路,一個是考大學,一個是學科能力競賽。

花了一天的時間掙扎,掙扎的過程呢?其實就是看課外書,那時真的心煩到一個極致,也沒耐心分析利弊了。睡一覺之後,就決定衝了。

當週末,我把總複習參考書放到紙箱內,塞到沒人用的衣櫃裡;生物外的課本全部帶回家。硬是在家裡玩電腦玩到爆肝看電影看到瞎掉,才沒有遺憾地扛起厚厚一大本campbell回到宿舍,投身學科競賽的戰場上。

. . .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別人給學弟妹的心得,那位天才說他犧牲掉自己的課業,以競賽1︰課業1的比例準備,每天都很晚才睡覺。

1︰1啊?回想起我的讀書比例可是「競賽1︰課業0」的豪邁比,連課都不上了,直接放任兩次段考六科當四科,甚至為了練習實驗,翹課來看顯微鏡、偷偷拿走實驗室鑰匙假日作實驗做到晚上十點多宿舍關門——我還找同學一起進來解剖青蛙勒!

沒辦法,學校實驗室不常開,只好拿鑰匙自己開了,可惜最終被老師發現,最後七天衝刺期怎麼也沒辦法用。

至於用書,我都去圖書館,為什麼只能到圖書館?一方面學校沒發講義,另一方面,我被停借1800天。我一年級的時候借了20本書,不小心逾期了,想說就把他看完再還。沒想到逾期90天,每本罰一天,等於廢掉了啊!

比賽前六天我都沒到學校上課,比賽前一週模擬考(11月1、2日,星期四及星期五),本來打算假裝病假不去考的,上天恐怕是聽到我的禱告,10月30日星期二竟然真的感冒,於是將計就計,直接從10月31日星期三請假到11月5日比賽前夕,整個黃金週的快感。

10月31日星期三當天是爽到爆炸,感冒正值嚴重中的嚴重,喉嚨就要燃燒起來,一個早上跑廁所五次,還要練習實驗~

幸好上午我只是做些切薄片的練習,但,下午老師一進來就告訴我們(另一位選手也於班會課來了),今天要做唾液澱粉酶的反應實驗。

我問老師澱粉酶哪裡來,結果他要我們自己吐口水收集……歡樂到快升天了,喉嚨的疼痛因為缺口水而更加劇烈,偏偏實驗狂失敗,我猜我應該吐出了一瓶養樂多這麼多的口水吧?附近又沒飲水機,每吐一次就痛一次,發炎腫到我講話都有問題!

如同上述,就這樣靠著1︰0的努力一路拼到學科能力競賽當天2012年11月6日(星期二)。

我穿上只有重要決鬥才會穿的衣服——馬志尼裝,這套裝由純黑色的短袖上衣和純黑色的排汗竹中運動褲搭配而成,以前不曾這樣穿,會這樣穿都是因為我的好友、未來的司法大臣——陳奕婷,在某次打牌的時候穿上了這套裝說︰「我要為台灣守喪!」受到愛國情操感動之餘,我向他買了一件黑衣。

因為他打牌只要穿上馬志尼裝,就會贏牌,所以我也就把馬志尼裝當作認真戰鬥時候才穿的套裝,即便比賽當天有點冷,我也要用短袖短褲的氣勢,震懾那些穿著防寒衣服的烏合之眾!

. . .

然後比賽開始,我在科學上壯烈犧牲了。

史上第一爽,比我在星期三感冒吐口水還爽,原本做實驗頗有把握(我考前猜題都有猜中),做實驗也井然有序,結果、結果,

一個普普通通,只要照著指示染色的實驗我搞砸了!

染色的原理我知道,各種染色法的限制和優缺點也知道,那個組織標本我肉眼一看就知道是肝,我卻看錯步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秒鐘,損失一百分(總分才三百),也就是宣告我的比賽在比賽開始10分鐘就結束了……還有三小時耶……

出場後眼淚都要射出來了,一秒鐘,就全沒了。

我碰到彭老師跟他報告這件事,他告訴我「即便如此,比賽結果還沒出來之前都不能放棄。」

雖然應該是沒救了,老師還肯如此替我打氣,

我站在原地看著老師的離開背影,深深一鞠躬向他道謝︰感謝老師這學期以來的栽培,同時也感到抱歉,竟然失敗得這麼扯……

. . .

為了表現運動家精神,我還是待到閉幕頒獎,並一再提醒自己是個科學家、是個科學家,不能因挫敗而裹足不前。

但是心中的難過還是很難熬,當天心情極差。

回到宿舍吃飯,同學都知道我輸了,半開玩笑的跟我說︰「你一整個下午去哪了?我們幾擔心你會想不開~」

隨後他們問我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我的打算啊~可能早在比賽前就決定了,而且倉卒的嚇人。

. . .

10月31日當天下午,做實驗前。

  彭老師︰「我問你啊?你是不是放棄考大學了?」

  我︰「沒有啦!生物競賽結束後我就要專心準備大考了!」

  彭老師︰「這樣還好,不然吼,你這樣把所有時間放在比賽的賭注太大,我也很有壓力。」

  彭老師︰「阿你有沒有報名生物奧林匹克?」

  我︰「沒有。今天截止吧?」

  彭老師︰「今天截止!?阿你怎麼沒快點去報?我打電話去問,你們快點去設備組報!」

真是哭笑不得的對話,也就是這樣,我的學測倒數從原來的六七十天變成三四十天了………

另一種話講是倒數一百多天——指考萬歲!!!!!!

. . .

準備生物奧林匹克和學科能力競賽完全不一樣︰學科能力競賽不用很強的背景知識,最重要是做實驗的速度;生物奧林匹克就不一樣了,生物學的資料

看越多越好,最好把分門別類的生物化學、細胞學、遺傳學、演化學、分子生物學、分類學(三域生物的特徵)、動物生理、植物生理、生態學,通通讀熟。絕對不可遺漏一分一毫!生物奧林匹克專門出些平常不會注意到的細節!

根據歷屆試題來分析,以下是一定會考的題型,不是說只讀這些就夠了,而是這邊沒熟的話,要快快補強︰

  • 當年諾貝爾獎得主的研究成果及相關的生物知識 
  • 疾病的病原體
  • c3、c4、CAM植物的比較
  • 三胚層未來發育
  • 熱帶生態系、河口生態系……我忘了ㄏㄏ,之前有整理的,現在手上沒資料,沒好寫。
. . .

可惜啊,準備過程沒人跟我講這些事情。考古題我也是最後一個星期,一天寫完12屆,第二天訂正12屆,才發現題目的趨勢。早知道如此,就不會每天重複看campbell的一堆重點外的連接詞了。

當然,即便如此,我仍舊用1︰0的努力全力以赴。

就這樣,伴隨著國英數化物五科的崩潰,考生物奧林匹克的日子也就到了(12月15日),準備奧林匹克期間就沒什麼事情發生,我也想不到特別的事情要紀錄。

因為考生物奧林匹克和化學奧林匹克(初賽,兩個都是初賽)同一天,吳BOY和誠BOY要去台北考。由於去台北考等於該天就廢掉了,於是事前我們做了「台北一日遊」的規劃,趕在第四次模擬考前兩天,到台北混,雖然在12月15日之前我們花了一個小時七嘴八舌地討論,但是真正的行程竟然是當天出門的時候定的。

為了趕早班列車(四點四十分),我們三點半就起床了,在那之前我打算晚上七點就就寢,一路睡到三點半,可惜啊!一堆人妖在走廊上吵鬧,我在床上躺到晚上十一點才入睡,然後凌晨一點醒來一次,睡到三點十分起床……總共才睡不到四小時,而且考試前一天我為了讓自己七點半能入睡,考試前兩天也只睡四小時,下午跑十八尖山還全力衝刺,兩天只睡不到八小時要我去考生物競賽……

四點我們準時出門,大門沒有關,警衛在睡覺(我們還要付警衛費用500元),吳BOY要牽腳踏車,看到車棚鐵柵沒開就爬進去,結果他進去要把車子扛出來的時候,我發現鐵柵根本沒有鎖起來,笑到快癱了~

不過只維持一下子笑,馬上就被來自學府路的飆車族給嚇到,他一面朝我們按喇叭,一面從車窗用BB彈往民宅射,誠BOY看他就要轉彎回來射我們,我們就快點跑了!

到了7-11更加離奇,誠BOY儲值300元悠游卡,拿一千元給店員,他竟然沒找錢,還要誠BOY提醒才拿錢出來……

深夜的新竹市,真是充滿驚奇。

. . .

我和誠BOY在慘澹的星光下疲憊的走著(吳BOY去買早餐),再次地,我覺得我的未來搖晃了起來,所有努力都懸在這場比賽了。

那時候我一面走路一面想,卡通主角在面臨最終決戰時候,都會開始回想過去,我就在想,我面臨的最終決戰搭車的一路上,該想些什麼?

上了火車後,我打開MP3聽音樂,實在沒有同一首歌聽這麼多遍的經驗,長5分鐘,我從四點三十分聽到九點四十分

閉上眼睛,我的思緒回到了我對自然科的啟蒙時期︰小學星期三下午總是令人感到無聊,沒有同學一起出遊,我只能自己騎腳踏車,自言自語解悶,無數古怪的想法就是我踩著踏板在平地、上坡、下坡中一個個被激發出來,有時候是怪誕的魔法,有時候是一本劇本,有時候是劃時代的機械,畢竟我從小就想當個博士啊(雖然不太清楚博士是什麼)!

騎得筋疲力盡後,我會拿起鋸子到處亂鋸、釘子槌子四處敲,或是溫和點和老狗打鬧。有一次,我假裝對狗施展飛踢,他不但沒有迴避,反而學我的姿勢前後跳動,讓我驚嚇得大叫。

玩膩了,就在牆腳看螞蟻忙東忙西,追蹤了好幾次,都找不到蟻窩啊~

然後日頭漸漸落下,無數蜻蜓頃巢而出(實在不知道蜻蜓的生活),滿天的蜻蜓在夕陽照耀下飛舞,我坐在家門前傻愣愣的看著他們。蜻蜓有藍有紅有白有黃,曾經抓過一兩隻仔細看看,看不出有什麼差異,而且蜻蜓實在有夠難抓,我猜紅色應該是最猛的,就像一次大戰的紅爵士(李希特霍芬)一樣,每次都逮不到,豆娘就容易抓了。

隨夜幕低垂,該是螢火蟲登場時候,以前我不曾注意,小學老師跟我說我才發現我們家附近有很多螢火蟲,雖然遠看是有點驚喜,但是螢火蟲近距離看來就像某種會致癢的蟲子,所以我實在不喜歡啊!

隨著年齡增長,讀書時間增加(以及打電動時間增加),我接觸田野的時間也減少了,考上竹中,更是直接到外地住,我在竹中培養了自然科學的興趣(看之前的blog文章,可以看到我原本想當律師呢),可能是我喜歡,也有可能是我希望成為一位自然學家,而當中我最鍾愛的就是生物學了。

二年級,我原是以課內知識為主,下學期之後我就開始尋找課外書、課外影片來充實自己,讓自己浸淫在圖書館兩櫃的書裡面,雖然沒有全部讀完,但是我花了很多時間一本一本的去體會去感受知識傳承的熱度,這裡的書已經很久沒人翻過了,很多時候,我還能找到學校已經申報報銷的書,就藏在兩本巨冊的夾縫之間,或是不起眼的角落。

然而,書上的文字照片,和真正接觸自然還是有很大的差異。一次回家,我到小學時邊騎腳踏車邊幻想路上散步,才發現我把自己侷限在教科書期間,家鄉已經起了很多變化,我發現螞蟻、蜻蜓、螢火蟲都不見了,一路上五節芒、竹林依舊茂密,令人訝異的改變在於天空變得很寬敞,什麼鳥啊昆蟲啊都不明顯。

我無法解釋原因,我看不出四周環境的變化有多大的影響。為了更了解一切,我一再地學習進修,卻放棄了熟悉清水里附近的生物的機會;我竭力地在書上記誦,卻沒有好好地去親近真正的生命。如今想要再像小學時候一樣在夕陽餘暉中看蜻蜓跳舞都沒機會了。

這就是我決戰前的回憶,從車內望向窗戶,由於天空還沒亮,我能清晰地看見自己狼狽的模樣,

學習自然科學學到要去預測考試、死記重點公式,也足夠可笑了吧?我曾經立定志向,要以親近自然的態度學習,不要為考試而學習。

但是,一想到準備生物奧林匹克時候那樣分析題型、記憶表格的學習法,便慚愧不已,這次比賽根本是自打嘴巴啊~

. . .

最終,我又壯烈犧牲了,比值1︰0的努力果然是沒有任何意義啊~

生物奧林匹克結束,我就趕赴台北,要和吳BOY和誠BOY去天文館,在那之前我去書店看書,實在想不到除了電影院、文具行、書店外我能去哪了?

偏偏這三樣東西各地都有,實在沒有地方特色可言,所以對我來說去哪好像都一樣。

天文館,真是有意思啊~很多設施需要更新,不過20元能看三層樓很划得來,要仔細參觀可能要花上四五小時喔!

我們在那裡又再次感受純粹的感動,發現新事物學習新事物的悸動,當我看到太空任務以及太空殖民地計畫的區域時,興奮感都要爆表了,

即便這已經是人類很久的夢,想要飛上天,脫離重力限制居留地外的野心一直沒有停過。這就像是對知識的追求吧?

想飛就是人們追求知識的渴望,而重力就像社會因素或是科學自身的枷鎖,當萊特兄弟1903年成功飛向天空、1969年阿姆斯壯登陸月球,全世界的人們的想像也突破的限制翱翔宇宙,科學的進展就是這樣一棒一棒的接力下去,力求超越。

每次都有人說世界上的人只會記得第一名不會記得第二名,然後把阿姆斯壯的例子拿出來講,所以我特別記住了阿波羅11號任務的三位太空人:艦長柯林斯、第一位登陸月球的人阿姆斯壯、第一位從月球回來的人艾德林;此外萊特兄弟前有個重要飛行家,李連塔也是要記牢的,他為了飛行壯烈犧牲了!

. . .

考完生物之後我借了物理書來讀,我想學學柳田理科雄的方法,想像自己是一顆粒子在空間中穿梭,或是當個星體靜觀數億載的改變,用好奇而崇敬的「心」繼續去思考、繼續去探索這壯闊的自然。

我想這就是我科學的青春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