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日 星期四

行天宮獎學金申請失敗的經驗

今天面試到一半就覺得涼了,雖然問題都有能力回答,可是卻沒有組織好,結果談不到十分鐘便被請出來。一旁的接待人員告訴我:「面試已經結束,回家等候通知。」,我總覺得審查委員在挑人會比較斟酌,要排除人應該很容易,怎麼不在面試後直接告訴我會不會被淘汰呢?

搞砸歸搞砸,我還是得把申請的經歷記錄下來,下一次一定要加以改善。

一、書面資料


雖然勉強通過了書面審查,我仍認為我的書面資料不怎麼樣,因為目標含糊,經歷與目標的連結不明確,而且對社會的看法空泛,沒有具體的想法。然而鑑於網路上的相關資料不多,所以還是放上來見笑。至於準備書面資料的訣竅,我只能說寫自傳的過程中覺得自己的人生根本一蹋糊塗其實還蠻正常的,所以不要感到絕望,仔細回顧人生的閃亮時光,如果沒有,就想想以後要怎麼經營人生。

我相信撰寫自傳不只是讓評審窺探你人生的管道,也是個讓自己體悟過往經歷有何意義的機會。評審再怎麼樣都只能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在幾頁紙中閱讀你人生的截面,然後用一個分數概括你過往的時時刻刻。

但是撰寫自傳的人可以好好回想人生每件大小事,思考它們是怎麼樣形塑你的性格和夢想。即使最後僅能呈現最為理想的部分,一旦下筆,那些看似沒意義的經歷也會展現出它們的價值來。


二、我的自傳


審查委員好,我是○○○,目前就讀○○大學○○○○所碩士班一年級,研究方向是新生兒腸道菌相的建立模式與機制,並以研究天文生物學為職志,往後將攻讀博士學位探討生命形成的條件與機制。

學習歷程與生涯規劃


我的研究與學習歷程數變,但始終的目標都是養成研究天文生物學的能力。大學主修細胞生物學與生物化學以熟悉既有生命的形式,另外選修了資訊課程與統計課程,學習用抽象模型
描述生物系統的思維方式。

為了累積研究經驗,暑期曾至中研院○○所○○○老師研究室實習,與同儕共同以○○為模式生物篩選和○○○○○症相關的基因,也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海報於成果發表會中報告。實習過程中克服了樣本汙染以及結果不理想等困難,也熬過在未知中打轉的混亂,讓我更有信心面對往後研究時的不確定性。

由於想專注學習數據的觀察與詮釋,故報考○○○○所。入學以來,我的研究方向聚焦人體腸道菌相的演替。因為新生兒的腸道菌相仍在發育,且其飲食、活動和生活環境不若成人複雜,所以適合作為探討演替的對象。我想透過這項課題,學習構思題目、設計實驗以及撰寫論文的方法,把自己培養成合格的科學家。因此除了學習菌相分析的方法,我也向老師提出短講練習以磨練口語表達能力,或是撰寫技術文章培養文筆。

另一方面,為了奠定天文生物學的基礎,我已在課餘讀盡所有相關的中文書籍,並把心得與想法彙整在個人網站中,同時也加入同好社團追蹤領域最新發展。至於往後的規畫將以研究
天文生物學為主軸,在現實與計劃的衝突中調整。近期,我一面搜索國內外專研相關領域的研究室,一面準備相應文件與檢定考試,打算在畢業後繼續進修,以成為研究員為目標努力。

家庭經濟環境及獎學金利用規劃

雙親務農,雖然收入不多但存款足支應碩士期間開銷,但我仍期望能減輕家庭負擔,因此獎學金將用於支付學雜費、住宿費與檢定考試費。

對社會服務看法

我認為回饋社會的最好辦法就是把自己鑄造成器。有許多人沒有寬裕的條件得以自由探索興趣,因此如果我能參與志工服務或是捐贈生活費用,應能多少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進而縮
減家庭背景造成的劣勢。儘管我很樂意,也實際捐贈經費給慈善機構,但許多不平等是源於體制失衡,僅憑個人出錢出力對於改善整個社會的效力有限,導致我們憤慨悲傷,卻同時感到無力。身為最低階的知識分子,我認為現階段更應聚焦在自己研究課題上,讓自己有能力實踐想法,並且努力在學界拼出生存空間,讓我的意見發揮影響力。

我一直在尋找只有我能辦到的事情,我的探索漫長且曲折,充滿迷惘與錯誤,但始終朝向我的目標前進,也就是天文生物學:一門探討生命的定義、探索生命起源的機制與條件以及搜
尋地球外生命與環境的學問。因為這些困惑,我對於失去興趣與理想的人感同身受,我希望能在這個帶給我遐想的領域發光發熱,同時也提攜後進、散播知識的美好,為喪失興趣與理想的人找回熱情。

研究方向


我的研究方向是新生兒腸道菌相的建立模式與機制,選擇此方向的理由如下: 
  • 連結巨觀與微觀生態學:植物群集生態學的歷史悠久,但微生物的研究才因基於核酸的分析技術方興未艾。微生物 與動植物的生存尺度及特性不同,從動植物研究中觀察出的生態原則是否能應用在微生物仍不 明朗,因此了解菌相建立的模式與機制有助於連結巨觀與微觀的生態學,拓展生態學的理論架 構。 
  • 促進人體健康:失衡的菌相和肥胖、糖尿病等代謝疾病,甚至和精神疾病相關,但共生菌非與生俱來,而 是隨著成長得自於環境並漸漸發育而來,因此了解影響腸道菌相建立的機制與影響因素,將有 助於了解成人失衡菌相的遠因,以研擬預防或治療特定疾病的對策。 此外,菌相發育時,個體的器官系統亦同時在發育,共生菌與宿主的互動攸關器官系統的 發育成敗,影響往後個人的健康。因此了解腸道菌相的建立模式與機制也有助與理解疾病形成 的機制。 
  • 發揮生物資訊方法的長處:觀察與驗證假說的理想方法是動物實驗,學界已於模式生物上發現的許多微生物與器官系 統發育的相關證據,然而人類樣本數量稀少且不便進行複雜的干預試驗,僅能從有限的觀察中 反覆挖掘新知識。近幾年來除了美國人體微生物計畫外,也有許多新生兒的縱向資料釋出,所 以生物資訊手段得以應用於此。 
  • 學習新的思考方式:生態學研究的對象不比細胞學或生化學複雜,要面對的干擾因素也相當多,但是生態學家 卻能發展出一系列優雅的公式或模型以描述生態系統。我認為化繁為簡的思考方式有助於我往 後研究同樣很複雜的生命起源議題,因此希望藉由研究腸道菌相培養這樣的能力。
目前我仍在構思研究題目。當前學界無法詳細描述新生兒菌相建立的機制,僅能辨識能改 變發育的事件,例如分娩方式、飲食或免疫系統干擾等,至於各項事件發揮作用的機制以及彼 此的權重仍待研究。因此,研究題目將聚焦在影響菌相發育的因素,評估內在因素(例如種間 互動)或外在因素(身體部位)的影響力,比較不同因素的影響力大小,指引往後的研究者設 計實驗從關鍵因素中發掘菌相建立的機制。


三、面試過程


雖然我準備了一堆問題的回答草稿,可是實際上陣卻自亂陣腳,沒有好好回想就匆忙回答,導致出口的內容紊亂。面試時有三個老師,主要詢問者則是坐在我右手邊的老師,以下我將依照我的理解重述面試時碰到的問題,老實說這些問題不脫自己的知識範圍,所以沒把握住真的讓我扼腕。

請向我們簡短介紹你自己。


面試時打破面面相覷之僵局的伎倆。我覺得整場面試的災難就在這裡開始,我以為審查委員可能讀過我的資料,所以只是把自傳刪減後講出來,結果他們好像不太了解我到底想幹嘛。此外,我準備的內容太偏向列舉,沒有呈現事情間的因果關係,也沒有一個焦點讓人記住,所以對方似乎對我沒什麼興趣。

我看不出你的經歷與目標有什麼關聯,你可以說明一下嗎?


我首先坦白我的經歷和目標關係不明顯,並解釋國內從事相關研究的老師很少,我無法直接跟隨相關的老師做研究。然而科學過程是一樣的,因此在妥協之下尋找願意指引我的老師,利用不同的研究標的磨練研究的能力。

如果再給我機會的話,我會介紹 NASA 建議的天文生物學生涯規劃,並解釋多數學者都是先從學通傳統領域才踏入天文生物學,才形成今日天文生物學的多元樣貌。

最後再補充目前的研究方向是理想與現實拉扯後得出的軌跡。理想是在碩班學習生物資訊相關的分析方法以利用在天文生物學上,現實是既有的資料以及我的研究興趣與微生物相最契合。並表示即使現況不許可,仍課餘時間閱讀書籍和相關論文,試著找出機會接近我的研究目標。

請問國內有哪些老師從事相關領域的研究?


我舉了其中一個老師,不過介紹他的研究到一半就被打斷。

我想知道你的研究方向究竟對社會有什麼幫助?


這題我也答得不好,我回答基礎科學的研究過程可能會延伸出應用科學,並舉例說明合成生物學會怎樣受益於我們對生命的理解。

然而硬要回答基礎科學的應用價值就已經中計了,因為能直接回饋社會的往往不是科學而是產業,即使我是研究轉譯醫學也未必能直接幫助社會,畢竟知識的回饋週期很長,這樣的正面效果也不是單一人能夠促成。

因此回答這問題應該要著重於我成為學者之後要怎麼以學者的身分回饋社會,而不是我的研究方向有什麼價值。

如果你不了解地球初期的環境,你要怎麼研究生命起源?


這些審查委員前面有擺著某某教授的立牌,但是我還真不知道是真的教授還是假的教授(我覺得長得挺像清大的一個老師,只是名字對不上),不過他問這問題還算有sense。

我會以 Addy Pross 那本《生命是什麼》的思路為主軸:生命仍然遵循物理和化學定律,因此即使無法得知任何地質資料,我們仍然能試圖了解生命起源的通性,並且補充說明從既有生物回推原始的生命形式能協助驗證一些前生物化學假說。

即便假說的假設不符合原始地球的條件,但也有可能符合其他行星的環境,因此這些假說仍能指引外星的前生物化學研究。

更重要的是,不是只有給人真相的研究才有價值。生命起源的很多研究至今仍一再被提起不是因為它們正確描述地球生命形成的機制,而是因為這些研究展示了新的可能,讓我們能問出更精確的問題。

你相信恩主公嗎?生命起源的問題還要考量身心靈三方面才能……


話題突然轉變到這裡我就覺得涼了,我根本沒辦法說服審查委員研究生命起源是個有意義的事情(即使他可能也覺得這問題挺有趣的。),但聽到他問我玄學問題以後,我感到徹底完蛋,因為對方可能根本不打算跟我認真談了。

我不知道審查委員現在是要開我玩笑還是怎樣,原本他講「生命起源是個難題,很多人在研究但能不能解答都是個疑問」這我贊同,而我也有些反面說法想表達。可是講著講著突然問起我的信仰,我知道獎學金期望資助品格端正而且願意幫助弱勢的人,可是我不知道還要求申請者要有堅定的宗教信仰。

我愣了一下反問審查委員,請他把這項問題描述得清楚一點,然後他開始議論生命起源的問題沒那麼單純,還要考量身心靈三個方面……這跟他之前提出的問題風格迥異,讓我覺得十分困惑,然後感到不快。

我感到困惑的地方在於,這位審查委員剛剛提的問題都蠻有意義的,畢竟那些也確實是對生命起源研究常見的質疑,我的回答反映了我在這領域的投入,所以我很樂意表達我的意見。然而怎麼突然開始講起和主題關連不大的玄思,而且用這些逸想評價我的研究興趣?

而不快的點是他明明有能力從學理上質疑我,為什麼不願意繼續以事實和證據駁倒我?我回答問題的時候從來沒有把神祕主義和研究議題搞混,因此委員大可痛批我目標含糊,思想膚淺,規劃欠妥,反應遲鈍,沒一個具體作為去實踐理想,這樣還想跟其他人同台較量,做我的美夢。但為什麼要把處世態度跟科學議題混為一談?這讓我懷疑對方有把我的陳述當一回事嗎?還是覺得我只是讀多了科幻小說在無理取鬧而已?

坦白說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有點耐不住想叫對方不要再鬼扯了,反正我之前回答那麼爛應該也沒救了,不如逞一時之快讓自己走出面談室後心情好一點。但是我想了一下還是回答:「我暫時不知道身心靈在生命形成的過程中起到什麼作用,但是已經有許多研究試圖闡明從物質形成生命的可能機制,因此我想先著重於釐清物質這一層次的生命形成條件與機制,以免混淆身心靈等不同層次的關係。」


你有參加任何活動嗎?


事情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後陷入一陣子的寧靜,我左手邊的人問我有沒有參與任何課外活動,我答出系隊隊長和中研院實習後就沒下文了,由於我沒有在公益活動出力過,連扭轉評價的機會都沒有。


五、改進方向


就這樣,我準備好久,結果講不到十分鐘就講完,老師搖搖頭說面試結束了,我只好說聲謝謝狼狽離開。相對於前一位面談者暢談半小時,我僅有七分鐘左右品質不佳的問答,所以我覺得自己恐怕無望了。抱著對於自己沒把握好問題的不甘和對於審查委員詭異問題的慍怒,我踏著早已溼透的鞋子走出面試地點,一路上回想著如果能夠重來,我要怎麼樣扭轉局勢?
  • 陳述要具體:你想要從事什麼行業?你想要研究什麼議題?那個議題的內容是什麼?你要怎麼達成目標?你又做了哪些努力?這些都要想清楚,具體到能夠指引你每天的行動,這樣才不會讓別人對你的實踐能力起疑心。
  • 動機要明確:過往經歷與目標的連結要確實,如果無法辦到的話,就要想清楚實踐目標的途徑,才會讓質疑你過去的人閉嘴。
  • 練習要充分:最好是能是先把問題寫好,並且撰寫答覆的逐字稿。重點不是答案,而是在準備過程中熟悉自己的想法,才不會當場瞎掰或講不出來。
  • 答覆要簡潔:冗長而抓不到重點會讓人失去耐心。
  • 回答要沉穩:不要急著回答問題,等候問題問完,組織好答題架構才出口。
雖然舉了五點,不過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具體」,具體的目標、規劃和實踐能力才能讓對方覺得你的計劃重要可行,其他瑣碎的訣竅都只是從具體的內容衍伸。此外,當接到面試通知時,其實只剩下兩成可以準備,其餘的則仰賴平常積累,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做足規劃並付諸努力。換句話說,包裝是次要條件,準備面試的最好方法仍是過好每一天。


五、心態


雖然面試後我其實很不爽自己沒有把握好機會。不過無論最後獎學金的審查委員有沒有肯定,我希望自己都不會因此喪失信心,我應該要把每次申請都當成練習,利用準備書面資料以及和審查委員對談的過程檢視自己的目標與不足,在一次次的面試中成長。

最後的最後,希望讀到這裡的各位申請順利,如果有任何相關問題都可以問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