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4日 星期二

生物調控原理的上課筆記

我在上課的時候發現,把任何定義裏頭的名詞換成人生,聽起來都會很有道理。

人生的哲學是化約、假說和驗證。

如果你碰到一個問題卻沒辦法解釋,但有毅力把生物系統劃分為子系統,那麼你就有機會藉由研究較單純的子系統,拼湊出整個系統的運作機制。在生物學上,我們稱這種決心叫化約。

小紙條放在口袋裡面,有點像錦囊妙計,問題解決不了時就拿出來看看。

要在不一樣的人生中看到相似性。

巴斯德的鵝頸瓶裏頭的肉汁到現在還是清澈的。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宿命,人在年輕的時候,或許會走偏,或許會原地踏步,甚至繞了一大圈仍然迷惑不已,但最終終究會走回自己應走的道路上。

你說「生物系統這個黑盒子這麼難我怎麼可能理解」,但我們台灣人的長處就是 reverse engineering。

人生是由物件(components)、事件(events)、順序(pathways)與循環(circuits)組成。

小分子碰撞在一起會立即彈開,大分子碰撞在一起則會接觸一陣子才彈開,相處時間決定反應是否發生。

以前的生物化學強調記憶,現在的生物化學注重道理。

TCA cycle 與人生都是由拋棄與弭補構成的循環。

人生中很常出現 duplicate。

人生有兩個難題:找到該走的路(puzzle),決定該怎麼走(maze)。如果不搞清楚的話,思考的時候就會亂掉。

人生怎麼從高峰走向低潮是動力學問題,為什麼既有高峰也有低潮則是熱力學問題。

人生的轉變很難像個理想的開關,只有 All or None。

兩個人想要追求目標,要考慮先形成 complex 再 binding,還是先 binding 再建立 cooperativity?

台灣做的味精大多是用發酵作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